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,情色故事,成人文學,情色小說,性愛淫書,H小說投稿分享。包含大量:家庭倫理亂倫小說、人妻熟女色情小說、SM虐待調教H小說、校園師生不倫小說…

看儿子被流氓轮奸

发布:扒开射小说点击:10-31分类: 強暴虐待

我是个同志,阳刚外表下却有着骚货一样的内心,在健身房练就一身腱子肉,却甘愿在男人胯下为奴为婢,终于被老婆发现了,他一怒之下去了美国,只剩下我跟一个十六岁的儿子-李承亮。留在了国内。我叫李志刚。

儿子比较争气,考上了不错的高中,平时要住校,周末回家,我图方便住在了城郊的老宅子里,村子挺富裕的,当时环境不好,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,什么外来务工的,流氓,地痞,村霸,流窜犯,管他呢,反正儿子一周才回来一次,我经常出差,这样他回家比较方便,不用我开车接送,我也方便带人回来玩,不在高尚小区里住,被勒索的风险要小得多。今天又是一个周末,儿子从学校回来,我在家做起了二十四孝老爸,给儿子做饭洗衣服,伺候他得舒舒服服。晚上,正巧家中电视故障,儿子提议到隔壁坤哥家看CCTV5的NBA直播,可是坤哥是个大流氓,不仅经常玩B,还鸡奸过好几个小男孩,他表哥又是警察局长,村里的人都是又恨又怕,敢怒不敢言,我儿子唇红齿白,帅气高挑,薄薄的唇宛若盛开的花瓣般妖艳,黑色的头发有着丝绸般的光泽,俊秀的眉宇间流连着凛然的尊贵和淘气。我怕他打他的主意,但我想既是邻居,虽然坤哥是本村的大流氓,但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!

到了他家门口,我说∶“坤哥,我们家电视坏了,想来你们家看,好吗?”坤哥穿着一件短裤,上身坦露、胸膛还刺着青,黝黑的皮肤、健壮的体格,坤哥脸上也是一脸无赖相,光头圆脸,厚嘴唇牙齿又黑又黄,一看就是常年吸烟留下的烟渍,坤哥的小眼盯着儿子不停地看,令我儿子也看得粉颊晕红,十分不好意思。

坤哥于是安排我坐在旁边,承亮坐中间,他紧贴我儿子旁边坐着。坤哥说∶“渴不渴?我拿饮料给你们喝”,我喝了后全身无力,但意识尚清楚,我儿子却全身发热,原来他在我饮料中下了迷药、在他的饮料中下了春药。

坤哥见药效发作,便说∶“来!承亮,我们来看点精彩的”,说着,他已拿出影带播放。萤幕上正有一对男男在交合,不时传来淫叫声,令承亮想看又不敢看。此时坤哥也大胆地搂住承亮的腰并说∶“承亮,你BF多久干你一次?”

“讨厌,我哪里有什么BF。”

“没有吗,你老爸经常带男人回家相交,你不是也是这种骚货吗?”坤哥边淫笑边说。

“你不要说的那么粗,哪有BF,只是一个月跟我同学做一次我”儿子羞涩的捶打坤哥。

“我的这根本来就很粗,不信你摸摸看”,他拉着儿子的手去摸,承亮摸了一下,马上缩回来∶“讨厌!我老爸还在这里,你别这样。”

“你老爸已被我下了迷药,二小时内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”,儿子听了,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,不再抗拒坤哥,也害羞地轻靠在他健壮的胸膛上。

他的手慢慢撩起承亮的上衣,露出结实的胸膛和粉红的乳头,“哇!你的奶头硬了,让叔叔好好摸个爽。”

“人家的奶头本来没硬,一看见你健壮的身材,还有爷们的脸,有感觉才硬的!”想不到儿子也和我一样喜欢这种爷们的流氓,为了心爱的奸夫,竟说出这种话,令坤哥更加淫兴大发∶??“好个欠干的婊子,老子今晚一定把你奸的爽死!”此时他已用力扯掉承亮的T卹,开始用手大力搓揉。

坤哥已经开始爱抚承亮的奶头,一会儿大力揪拽,一会儿轻扣乳头,令他闭目享受不已∶“啊┅┅坤叔叔,你的技术真是厉害,人家快被你挤爆了,啊┅┅人家的乳汁快给你挤出来了!”

坤哥此时也抬起承亮的头∶“宝贝,让我亲一下吧!”

这对奸夫正火热地四唇交接,他的毛手不时摸他左乳、再搓他右乳,令儿子连下体也在扭来扭去,似乎淫痒难忍。

“宝贝,你的下面好像很痒,让叔叔来帮你止痒吧!”坤哥已伸手进入儿子的马裤,摸到他湿润的三角裤,“承亮,你鸡巴的在流了,整件三角裤都湿答答的,你的菊花是不是也欠干了,才会流出这么多?”

“讨厌!人家的小穴就是欠你这大色狼的淫棍插,才会直流不停。”

此时坤哥索性把儿子的马裤脱掉,使他全身光溜溜的,只剩一件三角裤,那只毛手已伸入了他的裤内,开始轻重有序地搓揉他的后庭,“你的还可真长,听说毛长的骚0较会偷汉子,是不是啊?”

“死相,你别笑人家嘛!”

“哈┅┅别害羞,叔叔今天会把你这欠干的后庭干的爽歪歪,让你享受讨流氓的快感,包你一吃上瘾,以后没有我的大鸡巴来操,你就活不下去。”

此时坤哥已脱下儿子的内裤,他的双腿害羞地夹紧,他的毛手却不放过,用力在他的后庭搓弄。

“承亮,这样摸你的小穴,爽不爽啊?”

“啊┅┅好叔叔,你在摸人家哪里啊?好痒┅┅好爽┅┅不要┅┅不要┅┅不要停┅┅”

此时,承亮后庭被坤哥搓得淫痒难耐,双手竟也主动地爱抚着坤哥裤裆内的阳物。

“人家快受不了了,好叔叔,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┅┅”

“好,先把老子的烂鸟吸硬,再来插烂你这欠干的菊花。”

承亮已跪在坤哥前面,脱下了他的内裤,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长、又黑又粗的大鸡巴,上面布满青筋,龟头足有小孩的拳头大小,令儿子害羞脸红。

“怎么样?这支比起你同学的,谁较大较长?”

“讨厌,当然是你的老二较坏!”

儿子已含着坤哥那支青筋暴露、又长又粗的大阳具吸吮起来,还不时发出“啧啧”的声音。

“贱货,顺便把我的睾丸舔一舔┅┅哎呦,真爽!”

承亮也遵命地​​把他两个大睾丸含入口中舔弄,令坤哥的鸡巴愈来愈胀大,看得半清醒、又佯装昏迷的我,也不禁下体膨胀起来。

此时坤哥也忍不住儿子吹喇叭的技术∶“唉,你吸烂鸟的技巧真好,快把它吸硬,等一下才能干得你更深、更爽。”

“唉┅┅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痒,快受不了了┅┅快┅┅快┅┅”

“快甚么,你要说出来啊!”

“讨厌,人家不好意思说┅┅”

“你不说,老子就不干你!”

“好嘛,快用你的大鸡巴干进我的小穴,人家要嘛┅┅讨厌!”

坤哥才说∶“既然你的淫穴欠干,我就好好把你操个爽快!”想不到儿子在春药发作下,竟哀求坤哥这个大淫魔奸他,令我下体再次充血。

坤哥在儿子哀求下,已把他从沙发抱起,想在客厅干他,儿子才说∶“到房间里去嘛,这里有我老爸在,人家会害羞。”

“放心吧,小浪蹄子,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时,够我们干得天昏地暗的。”

当坤哥把承亮吊足胃口,已准备如他所愿地去奸他,想不到他竟将我儿子放在我旁边的沙发上,儿子似做错事地偷瞄我是否醒来。

坤哥∶“小帅哥,我的大鸡巴要来干你了,喜不喜欢?”说着,便握住那支经已入珠的大鸡巴,顶在儿子的阴阜上搓弄,令他想吃又吃不到。

“啊!你别再诱惑人家了,快把大鸡巴插进来,啊┅┅人家里面好痒,快干烂我的小穴。”

“你的是不是欠干?快说,小卖B!”

“对,人家的小穴欠你干、欠你插,人家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。”

“好,干死你!”说着,坤哥屁股一沉,大鸡巴“滋”的一声,干入了我儿子那四溢的肉洞内,只见坤哥一边干我儿子、一边还骂粗话。

“这样干你爽不爽?欠干的婊子,干死你!”他还要求承亮被他干爽时大声叫春,以助淫兴。

“如果你的菊花被我的大烂鸟干爽时,就大声叫床,让你老爸听到,你被我这大色狼奸得有多爽!哈┅┅”

“讨厌,你的坏东西又长又粗,每下都干到人家最里面,啊┅┅大龟头有楞有角,撞得人家前列腺好重、好深,你的鸡巴还有颗粒凸起,刮得人家好麻、好痒┅┅好爽┅┅”

“小骚货,这叫入珠,这样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你穴心发麻、流不完啊!怎样,大龟头干得你深不深?”

“啊┅┅好深┅┅好重┅┅这下干到人家前列腺了,啊┅┅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。”

坤哥一边干我儿子那久未经滋润的后庭,忍不住用手捧着来搓揉。

“你的穴夹得真紧,有没有被你爸爸开过苞呀!”

“人家的小穴平时很少男人干,又没有被我爸爸干过,当然较紧。倒是好叔叔,你的大鸡巴比人家老爸的还粗还长,他的好小的。”

“小骚货,还偷看自己老子的鸡巴,你放心,以后若是你的菊花空虚欠干,就来让我的大鸡巴操它几百遍,就会慢慢适应了,哈┅┅”

“讨厌,你取笑人家和你偷情。”

经过一番打情骂俏,想不到平时内向的儿子,竟喜欢听坤哥说的这些脏话和三字经,真令我听得气炸,但下体又再次充血。

此时坤哥要求换个姿势,变成他坐在我旁边,但骑在他上面的,是我的儿子,承亮已跨坐在坤哥膝上,手握着他粗壮的大JJ,上面还沾满他发情的

“对,用力坐下来,保证你爽死。”

“啊┅┅好粗┅┅好胀┅┅好舒服┅┅!”

由于儿子面对着坤哥,任由坤哥双手抱住他的丰臀来吞吐大鸡巴,令他忍不住偷看一下,自己的后庭正被一支粗黑的大烂鸟一进一出的抽插。尤其坤哥全身又黑又壮,和我儿子雪白的肤色,形成强烈的对比,再加上两人交合的叫床声,搭配着性器紧密结合的“啪啪”声,还有被大鸡巴操出的“滋滋”声,再加上两人激烈交合的沙发咿哇声,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G片。

坤哥一边用手抱住承亮的臀部猛草,嘴巴也大口吸吮儿子左乳,另一手则用力搓弄他的鸡巴。

“好叔叔,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,下面的肉穴被你大鸡巴抽插,连鸡巴都被你打得好爽┅┅啊┅┅”

“这样抱着相干的姿势,爽不爽?”

“这种姿势,我BF都没用过,他只会上下体位,这虽然有些难为情,但令人又羞又爽。”

“这是小浪货,小骚逼最喜欢的招式,连你也不例外,待会还有更爽的。”

说着,坤哥就把承亮双腿抱起,并叫他搂住他的脖子,就这样坤哥抱着我儿子在客厅边走边干。

“小帅哥,这招式你老公不会吧!这样干你爽不爽?”

“讨厌,这样人家被你抱着边走边干,也流得一地,好难为情,不过比刚才更爽┅┅啊┅┅”

由于坤哥身材高大健壮,我儿子精瘦白皙,要抱着他娃进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,对年轻力大的流氓坤哥来说,自是轻而易“举”。

当他抱着承亮走到窗户旁时,正好有两只土狗在办事,“小宝贝,你看外面两只狗在做甚么?”

儿子害羞地说∶“它们在交配。”

“就像我们在相干啦。哈┅┅”坤哥露出的笑声,儿子害羞地把头靠在坤哥刺青的胸膛上??“小帅哥,我们也像它们这样交配,好不好?”

此时坤哥已把承亮放下∶“像母狗一样趴下,屁股翘高,欠干的母狗!”

我儿子也乖乖的像外面那只思春的母狗一样趴着,臀部高抬地等待坤哥这只大公狗来干他∶“坤叔叔,快把人家这只发情的母狗干得菊花流汤吧!”

坤哥也急色地挺起那只大烂鸟,“滋”一声插入承亮紧密的肉穴内,模仿外面那两只交配的土狗,肆意着我漂亮的儿子∶“贱货,这样干你爽不爽?”

坤哥一边抽干我儿子的后庭,一边也用力拍打他圆润的美臀∶“你的屁股还真大,快扭动屁股,贱B!”

承亮像狗一样趴着被坤哥抽插淫穴,一边扭动屁股,一边淫叫“啊┅┅好叔叔┅┅亲老公┅┅,你的龟头干得人家好深┅┅好麻┅┅好爽!啊┅┅你的手真讨厌,快把人家的鸡巴捏断了!啊┅┅”

“听说屁股大的B较会生育,你怎么能给我生个儿子吗?”

“我是男人怎么会生孩子呢”儿子哀怨的说。

“放心,我的精虫多,保证可以把你奸得怀孕,你准会被我干得大肚子的,哈┅┅”

这个流氓搞我儿子虽然恶劣,但也让我儿子享受被的快感,想不到他竟想把我儿子奸出杂种,真令我气奋,但下体却罪恶的勃起。

把我儿子像狗一样后,坤哥已气喘如牛躺在地毯上,那支沾满我儿子的大鸡巴依然挺立。

“你看我的大龟头上都是你的,快帮我舔干净,骚货!”

承亮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阳具吸弄起来,一边舔弄龟头、一边哀怨jike地看着坤哥。在承亮的吸吮下,坤哥的烂鸟再展“雄”风。

“小帅哥,快坐上来,叔叔会把你干得爽歪歪,让你享受偷汉子的快感。”

“你真坏,又笑人家┅┅”

此时承亮已跨在坤哥的下体,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大鸡巴,用力向下一坐∶“啊┅┅好粗┅┅好胀┅┅”

“快扭动屁股,这招骑马打仗,爽不爽?”

随着承亮一上一下地套弄大鸡巴,只见他紧密的后庭,被坤哥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,也随着大鸡巴抽插而慢慢渗出,还滴在坤哥的两颗大睾丸上。

此时坤哥的手也不閒着,看着我儿子胸前两个大懒子在上下摇晃,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。有时当儿子往下套入鸡巴时,坤哥也用力抬高下体去干他,两人一上一下,干得儿子菊花发麻、淫液四溅。

“啊,这下好深,啊┅┅这下插到人家前列腺了!”

“这下爽不爽?这下有没有干到底?干死你!”

当承亮骑在坤哥身上套弄鸡巴时,正巧外面有人进来,一个黑胖的男人,个子不是很高,但很结实,黝黑的皮肤,还挺着个大肚腩,留在平头,脖子上带着大粗金鍊子,一副暴发户模样,圆胖脸一脸横肉,还带着一副墨镜。原来是我的朋友黑子。

坤哥说∶“你是谁?”

黑子∶“我是志刚的朋友,叫黑子。志刚家没人,却听到你这里有叫床声,所以进来看看,志刚怎么了?”

坤哥说∶“我给他下了迷药,给他儿子吃了春药,现在正在他面前干他儿子,你要不要一起来把他儿子奸出个杂种?”

黑子平时垂涎我儿子已久,常向我借儿子穿过的内裤和白运动袜,这种死gay仗着自己有几个钱,经常玩小男孩,但我儿子对他一直不理不睬,嫌他长得丑,虽然儿子不知道他的企图心,但是对他非常反感。黑子一直苦无机会上我儿子,怎可错失大好良“鸡”?

“黑子叔叔,人家和你们的奸情,可不能告诉我老爸哦,拜讬!”儿子哀求着。

黑子∶“放心,,只要你乖乖配合,让我的烂鸟干得你肉穴够爽,我就不说。”

“对了,人家的内衣裤最近常被偷,是不是你拿的?”

黑子∶“不错,有一次偷看到你洗澡,就很想你,但一直没机会,只好偷你晾在衣架上的内衣裤打手枪。”

说完,坤哥也把儿子的三角裤丢给黑子∶“这是他刚被我脱下的三角裤,上面还有他被我操出来的,给你吧!”

黑子接下后随手一闻,下体也渐渐勃起,马上脱下全身衣物,露出一根十多公分又长又黑的大烂鸟,站在儿子面前要求吹喇叭。

“快帮我把老二吸硬,等下才能插烂你的,欠干的B!”黑子命令着。

此时承亮下口有坤哥用力向上顶住淫穴,上口正含着黑子的大鸡巴吸吮,真是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爽透了。

“哦┅┅真爽,不拿来给我和大哥好好享用,免得暴殄天物,干!”黑子一边抱着儿子的头吹喇叭一边说。

“讨厌,人家现在不是正给你们两个大色狼欺负吗?”

“以后只要你痒、空虚欠干,就来找我和坤哥尽房事义务。”

“这叫做‘草玩老子草儿子’,何况你比妓女还骚还浪。”坤哥竟将我温顺的儿子比作人尽可夫的妓女,真是气人。

“坤哥,你干爽了没?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来干这B的了。”想不到黑子竟要在我面前奸我儿子了。

此时坤哥才拔出那根已操了他百馀下的鸡巴。黑子叫儿子面对我趴下∶“小帅哥,我想在你老爸面前奸你,好不好?”

“讨厌!人家会害羞的,在老爸面前被男人。”

坤哥强迫承亮趴在我面前,他偷瞄了一下装睡的我,便低下头。

黑子也握住那根已被我儿子吸硬的大JJ∶“儿子,我要来干你了,高不高兴啊?被我干爽时,一边看你老爸、一边叫春,包你爽歪歪,干死你!”黑子的鸡巴“滋”一声,就干进了梦寐以求的后庭内。

“啊┅┅好粗┅┅好长┅┅黑子叔叔┅┅你干的好用力┅┅快把人家的菊花都干破了,啊┅┅”

“这根比你老爸的还长还粗吧!干死你,欠男人奸的骚货!”

“我来帮你干这骚货,干他菊花不够深,他不爽的。”坤哥怕黑子干我儿子不够深,还在后面推他屁股。

黑子已在坤哥从后推动下,双手抓住我儿子臀部,“啪啪”地用大鸡巴狠狠地抽干儿子那想收缩、但又被用力插开的后庭,再迅速从肉洞抽出,也抽出儿子被奸爽而溢出的

承亮还被黑子抓起头来看我,“快看,小卖B,你正在老爸面前和我,爽不爽?”

承亮则一边看我、一边叫春,享受偷情的快感,真令他又羞又爽。

黑子不客气地一边干着我儿子的肉穴,一边用双手抓住他奶头搓弄把玩,“坤哥,你推得渴不渴?我挤他的奶汁给你吸。”

“好啊,我正口渴,以后不用买牛奶,吸他的奶就够了。”

想不到邻居坤哥竟说以后不用买牛奶,想喝就叫儿子让他吸奶,真是“骑”人太甚!

此时黑子已用力挤压着我儿子奶头,让躺在地上的坤哥大口吸吮儿子的乳汁,吸得两颊都凹了进去。

“真好喝!再来,用力挤他的奶!”

承亮在两人的轮奸下,只得叫春不已∶“啊┅┅黑子┅┅你干的好重┅┅好深啊┅┅大龟头每下都干到人家的穴心┅┅啊┅┅这下干到人家的前列腺了┅┅坤叔叔┅┅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┅┅人家的乳汁都快被你吸光了┅┅啊┅┅”

在他们一个干我儿子肉穴、一个拼命吸他奶子下,承亮似乎达到第一次高潮。

黑子∶“小卖B,你BF那根和我比,哪支长?”

“讨厌,当然是叔叔的坏东西较长,你的龟头每下都干到人家的前列腺,让人家快受不了你的大鸡巴┅┅”

想不到儿子竟夸黑子的鸡巴长,还干得他更深更爽,真是人尽可夫。

黑子∶“那你bf平时用甚么招式干你?你最喜欢甚么相干体位?”

儿子害羞地说∶“他三分钟就出来了,哪像你们,可以操人家这么久还硬梆梆的,至于甚么体位作爱,人家不好意思说,就是那个┅┅嘛!”

坤哥插话说∶“我刚才把他抱起来边走边干,他好像被我干得又羞又爽,一直都不敢看他老爸,怕被人看见他被奸爽的骚样。”

黑子说∶“这招叫猴子爬树,原来你也喜欢这招。”此时黑子已拔出那根干了我儿子百馀下的鸡巴,上面还滴着他发情的淫液。

“小骚货,你的还真多,快帮我舔干净!”

承亮也尊命地跪在黑子面前,大口地吸舔他的鸡巴,连两颗大睾丸都含入了口中,令黑子色心又燃,牵起我儿子的手,儿子也双手搂住他的脖子,黑子已握住鸡巴,“滋”一声插入承亮那饱受摧残的肉穴,再用两手抱起儿子的腿,一边走、一边操他肉洞。

“老婆,抱我愈紧,我的大鸡巴才能干得你菊花愈深!”

只见黑子抱着承亮,像猴子爬树一样,一边走、一边干他的淫穴。

“宝贝,这招相干的姿势,爽不爽?”

儿子却害羞脸红、闭目享受,有时哀怨又无助地偷看我,但又马上转过头,靠在黑子结实的胸膛上。

“不用看你老爸,他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。被叔叔干爽时,可以尽情叫春,我今天会好好补偿你的。”

这个黑子真是可恶,借补偿房事之名,行奸我儿子之实。

只见黑子抱着承亮,在客厅一边走、一边干,儿子由于体态轻盈,加上全身腾空,只有双手紧紧搂​​住黑子,压在黑子状硕的胸膛上,又控制儿子的后庭来吞吐自己的大鸡巴,真令黑子淫兴大发,便向一旁休息的坤哥说∶“坤哥,快拿照相机,帮我和这小卖B拍照留念!”

“讨厌,人家会害羞,不要┅┅”

此时坤哥已拿出相机,黑子把儿子臀部抱得紧紧的,大鸡巴整根深深顶在他的前列腺。

坤哥∶“小帅哥,双手搂紧他的脖子,秀出你最欠干的骚样!”

此时儿子才害羞地转过头来,轻靠在黑子健壮的胸膛上。

想不到黑子竟想留下他和我儿子的照片,作为以后要胁儿子、任他的把柄。

“讨厌,这种照片要是传出去,以后人家怎么见人啊!”

“放心,小宝贝,只要老子想干你时,你就乖乖地和我幽会,就没事啦!”

此时录影带上正出现两个黑人和一个白种作爱的画面,令坤哥又起色心∶“小骚货,你有玩过三贴吗?”

“讨厌,人家今天还是第一次和男人作爱,哪有玩过三贴?更何况人家一个肉洞怎能塞入你们两支大鸡巴呢?”

“放心,你的淫穴又紧又有弹性,有两支烂鸟来干穴,一定爽死你!”

此时,坤哥JJ稍软,又令儿子帮他吸弄,黑子当然也不落人后,承亮则是照“鸟”全收,吸得两颊都鼓了起来。当两人的鸡巴在儿子吸吮后,又次再度坚硬挺拔,坤哥先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,再令承亮面对他套入大鸡巴坐下。

“啊┅┅坤叔叔┅┅你的鸡巴又变长┅┅又变粗了┅┅啊┅┅”

此时坤哥也用力抱住承亮的屁股来吞吐大烂鸟。

“干死你,小骚货。黑子,你可以从后面插进来了!”

“黑子,不要,人家的小穴不能容纳两支大鸡巴。”

黑子也不管儿子的哀求,只想试试两支鸡巴干同一个肉穴的快感。

“骚货,我和坤哥两支大烂鸟,会把你的菊花干得爽死,不用怕!”

只见儿子那紧密的肉穴已有两支大鸡巴塞入,连一点空隙都没有,两个色狼又黑又壮的体格,和儿子白晰娇嫩的玉体形成强烈的对比。再看见儿子那个饱受摧残的口,塞满两支又黑又粗的阳具,正在出出入入,不时传来两个男人的三字经和儿子被奸爽的淫叫声,令我有种罪恶感的亢奋产生。

当坤哥和黑子正联手奸我儿子时,坤哥说:“黑子,这个欠干的骚货,没有两支鸡巴操他是不会爽的。”

黑子:“想不到这么紧密的嫩穴,竟能同时塞入我们两支大鸡巴。真爽,干死他!”

承亮:“啊……你们两个好坏,两支大鸡巴一出一入,有时同时干入人家又小又紧的骚穴,害人家的小穴快被你们干破了,啊……”

此时儿子也害羞地偷看我是否已清醒,是否看到他被两个色狼轮奸时的骚样:

“啊……这下好深,黑子叔,你的鸡巴干得太深了……啊……坤叔叔,你鸡巴上的入珠,刮得人家肠道好麻、好痒,啊……”

坤哥:“这是我为了操你们这些欠干的骚货特地准备的,保证干得你骚穴内每个痒处都给搔到,保证你被操得爽歪歪。”

坤哥也看着儿子的娇唇动心,两人亲热地深吻起来,令黑子吃起醋来,便双手抓住承亮挺翘的乳头用力搓揉,令儿子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奸透了。不久,黑子也要求亲我儿子,便仰躺在地毯上,让承亮面对他套入大鸡巴,儿子也害羞地伏在黑子身上,任由他一前一后操他的淫穴。

“坤哥,换你从后面插他吧!”

此时坤哥阴茎稍软,便拿出印度神油抹在龟头上,大鸡巴再次青筋暴胀。

承亮:“坤叔叔,你在抹甚么?”

坤哥:“骚货,等我擦上神油,我的老二便可以再操你几百次仍然坚硬无比,哈……”

黑子也让儿子坐起,两人抱着相干,他两手用力抱住我儿子的下体,来回吞吐他的大鸡巴。

承亮:“这招抱着相干的招式,让人家好难为情哦!”

黑子:“这也是骚货喜欢的交合姿势,姿势歹没关系,爽就好,是不是?宝贝。”

承亮祗好双手搂紧黑子的背部,下体任由黑子来回套弄大鸡巴。偶而,他也会偷看一下自己下体的“鸡巴套子”,正有一根又黑又粗的阴茎在不断插入抽出,令

他粉颊一阵晕红,便靠在黑子的胸膛娇嗔淫叫。

黑子:“这招老树盘根,把你抱着干穴,爽不爽?小骚货。”

承亮:“啊……黑子叔,亲丈夫,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,啊……你的两颗大睾丸撞得人家骚穴好痒、好爽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此时坤哥的阴茎在抹上神油后,再度充血坚挺,又看着黑子和我儿子在抱着交合,下口紧密结合,连上口也亲得火热,令他忍不住的说:“这骚货似乎很喜欢被男人抱着干穴,让我也来抱抱他。”

黑子这时才意犹未尽地放开承亮,儿子害羞地放开搂住黑子的手,再转身搂住坤哥的脖子,下面的肉穴又换了另一支大鸡巴。

“好哥哥,你的鸡巴又变硬……变粗了,啊……插得人家穴心好深、好麻……啊……”

承亮祗好双手搂紧坤哥的脖子,下体任由他抱紧来吞吐大鸡巴,看着坤哥健壮黝黑的体格,还有胸前的刺青,让他感到被一个孔武流氓强奸的快感,加上坤哥不时边干他,还边骂脏话,真令他又羞又爽。

“小美人,坤叔叔抱着你相干,爽不爽?”

“讨厌,你们两个色狼好坏,专门欺负人家,人家不说了!”

“宝贝,抱紧一点,哥哥才能干得你更深更爽嘛!你的两个奶子又挺又翘,戳得我胸部好爽,来,让哥哥亲一下。” 坤哥也不放过儿子的娇唇,四片相接,舌头也勾搭起来。

“黑子,顺便帮我们拍一张抱着相干的照片做纪念,以后我想干穴就不用找鸡,一天要干他几百次都可以了,哈……”

想不到坤哥也学黑子,想留下儿子与他通奸的证据,把承亮当作妓女一样任其逞洩兽慾,真是可恶!

“坤哥,你这样抱着人家相干,令人家好羞,你的毛手捏得人家屁股好用力,讨厌,啊……这下干得人家穴心好麻……”

“小骚货,你想不想干深一点,顺便享受被射精进入屁眼的快感?”

“讨厌,人家的BF都是带套子,从来都没有射进来过。”

“哪有祗要享受干穴的高潮,而不要体会一下被我射精进入屁眼的快感?”

此时坤哥已把我​​儿子平放在地毯上,并在他下体垫一块枕头,令他下体高突,以便承受他射出的精液,恨我此刻仍全身无力,祗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要被流氓强奸。

坤哥:“小骚货,做好准备接受老子的精液吧,说不定会怀孕哦!哈……”

承亮:“讨厌,尽调戏人家,不要射在里面啦,人家会大肚子的,不要啦!”儿子娇嗲的向流氓撒着娇。

坤哥非常受用我儿子的撒娇,已压着儿子用男上女下的方式,一下比一下深、一下比一下重地操他的肉穴,不时传来“滋滋”的淫水声、与性器交合的“啪啪”声、再加上坤哥的淫言秽语和儿子的叫床声。

“这下干得你够不够深?……这下爽不爽?干死你!”

“啊……这下好深……啊……这下干到人家的穴心了……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,啊……”

黑子也不放过儿子的檀口:“小骚货,叔叔餵你吃好东西,好不好?”

“讨厌!人家的已经很胀了啦!”

“别害羞,试过就知道,保证你爽歪歪!”

可怜的儿子下口被坤哥一下比一下重、偶尔还会旋转地抽插嫩穴,连着小嘴也被黑子的一根大阳具来回抽送,令他上口不断地呜呜咽咽,以助二人淫兴。

“黑子,看这小骚货骚的,吃大鸡巴吃的这么开心。”

黑子干了一阵我儿子的小嘴后,也下来在坤哥背后推他下体,让坤哥的鸡巴可以干得儿子的肉穴更深、更重。

“啊……黑子叔,你好坏哦!……推得这么用力,人家的小穴快给他干穿了……啊……这下干到人家花心了!”

黑子不理儿子的求饶,仍狠力推送坤哥的下体来抽干承亮。

“小骚货,坤哥的鸡巴有没有干到你的骚穴深处?……哈……”

坤哥:“黑子,快用力推,我要射精进入他的骚穴了!”

此时黑子加快推送坤哥下体,让他猛烈不留情地用大阴茎抽插我儿子的淫穴,祗见三人都气喘如牛,承亮的下体仍不断被操出淫水,坤哥两颗大睾丸也来回撞击他的穴口,令他春心荡漾,似乎不再反抗,准备接受坤哥的精液射入他的骚穴,还用手轻抚着他的两个“巨蛋”。

“我的鸡巴够大吧!等一下射精进入你骚穴内,让你爽死,小骚货!”

抽插了儿子百馀下后,三人气息渐急,最后坤哥用力将大鸡巴干入儿子的骚穴口,“咻咻”的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。

“干死你!”

“啊……你的精液好多、好烫,射得人家骚穴好用力哦……”

坤哥射精后三分钟,才把鸡巴从儿子那注满精液的肉穴中拔出,再与黑子击掌交“棒”,要轮流射精进入承亮的肠道内。

这两个流氓!居然连黑子也要射精进入儿子的骚穴。

“黑子叔,你不要再射精进入人家骚穴内啦,肚子已经很胀啦!”

坤哥答腔:“哈……有什么关系,难道……还怕怀孕吗?那更好,不管男女也肯定是个小骚货,到时候一样带来开苞,让你老爸作现成的爷爷,不好吗?”

真是可恶!居然还打上我孙子孙女的主意了。

此时黑子已压在我儿子身上,将大鸡巴再次插入他那不断流出坤哥精液的淫穴内抽干,坤哥也卖力地推着黑子的下体。由于他力气大,推起黑子的下体去干我儿子的肉穴时,更是粗重有力。

“啪啪”的两人性器交合声,伴随着承亮的淫叫。

“啊……坤叔叔,你推得太重了……啊……这下干得太深了……啊……人家的小穴快被黑子叔的大鸡巴干穿了……啊……”

黑子:“坤哥,再用力推,我要射精进入他骚穴了!”

说着,经过百来下的抽插,黑子也“咻咻”地把他浓稠的精液,射入我儿子的骚穴内。

“啊……黑子叔……你的精液射得人家骚穴好用力、好满、好多哦……”黑子在射精进入我儿子的骚穴后,仍紧紧顶住他穴心五分钟才拔出,以免精液流出。

当三个人经过一番妖精打架后,也一同进入浴室,由儿子帮他们清洗全身的汗水与淫液,享受一番免费的泰国浴。

当他们清洗完毕后十分钟,我也恢复了精神和体力,看到儿子似做了亏心事地坐在我旁边,坤哥则拿着儿子的小手把玩,动作说不出的下流,黑子则拿着儿子的三角裤欣赏,上面沾满了他的淫水和他们的精液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