扒开射每日更新成人小說,情色故事,成人文學,情色小說,性愛淫書,H小說投稿分享。包含大量:家庭倫理亂倫小說、人妻熟女色情小說、SM虐待調教H小說、校園師生不倫小說…

东北浪妇11

发布:扒开射小说点击:02-19分类: 職業製服

    俺在老家过完正月十五,回到了上海。到家一看,倩倩的东西都在,可人不知道干啥去了,俺打她手机,说已关机。俺心里真怕倩倩遇上啥事。

    半夜,倩倩回来了,看到俺,高兴得像孩子见了妈,一下子扑到俺怀里。俺看看表,已经三点多了,问:“你干啥去了?你不会又干那个去了吧?”倩倩一笑,说:“没有,大姐你放心,我现在晚上在酒吧当啤酒促销员,所以回来的晚。”俺心里一宽,说:“不是说跟着大姐干吗?”倩倩说:“临时的。大姐你不在,我闲着做点零工,又能打发时间,又能赚钱。”俺笑着说:“有你这么个精明的丫头插夥,看来咱们往后不赚钱都不行了。”俺们睡下,倩倩抱着俺的胳膊,俺问:“你妈过的咋样?”倩倩说:“应该还可以,我把过年打工赚的钱都给她了。”俺说:“你认你妈了?”倩倩说:“没有。我把钱成心丢到地上,让她看见捡走了。”俺笑着说:“你还挺会想招的。”又问:“那以后又咋办?”倩倩说:“不知道。其实我还有点存款,可那是我赚的肮脏钱,我不想拿那样的钱养我妈。……还是走一步,看一步吧。”过了几天,倩倩辞完职回到家里,从皮包里倒出来一大堆成捆的钞票,说:“大姐,给,算我入股吧。”俺一看,都傻眼了,忙问:“你哪来的这么多钱?”倩倩一笑,说:“能哪来的,这是我这两年存下的,一共九万,都在这了。”俺听着吃惊,心说:难怪连女大学生都出来做鸡呢,敢情这么赚钱。可俺又一想,倩倩年纪轻轻能有这么多钱,不知道是遭了多少罪才换来的。俺看着倩倩,心里一个劲发酸,说:“傻丫头,你存这些钱多难啊,要是跟大姐干赔了,你往后咋办?”倩倩笑着说:“那我也不心疼,我能跟着大姐就觉着自己还像个人,这就值了!”俺一听,不知咋地,眼泪就忍不住流出来了。

    因为才刚过完春节,很少有人再购买服装,所以俺和倩倩商量了好几天,决定把钱先用在山货土产上,俺和倩倩就开始拿着样品到处跑,可一晃俩月,没一家酒楼酒店肯要俺们的货,俺俩一下子又泄气了。这时候已经进了五月,服装市场又起来了,俺们把钱又投回服装上,俺的本钱多了,批发量也大了好几倍,俺不用拿自己换折扣了,批发商们反到求着俺来进货,这让俺第一次觉着有面子。

    又过了些日子,有一天,倩倩从一个在某大酒楼里当厨师长的朋友那里打听到了消息,那个厨师长是倩倩以前做鸡时的熟客,他告诉倩倩,他们酒楼的采购经理跟供货商因为回扣的事闹了别扭。俺一听,登时觉着机会来了,完了,就用杜明教俺的法子,给好色的厨师长送女人,给贪财的采购经理双倍回扣,有他们两个在总经理面前说好话,俺们头一笔生意一下子就拿下来了,虽说利润不多,可俺们还是很乐意,有了这么一家大酒楼进俺们的货,就等于给俺们立了招牌。

    真是俗话说的:人赚钱、难上难,钱赚钱、不费难。俺们用美女加金钱、一软一硬两把钥匙,还真打开了不少门路,到十二月时,进俺们货的酒店酒楼就有了六家,其中还有一家专门定购野山参、鹿茸、雪哈这样的高价货,俺们口袋里的十五万,十个月里就翻了将近一翻,变成了二十七万。

    不过,一年里有顺心事,也有闹心事,第一桩,小庄自打年前说回南京后,就再没来找过俺,俺打他手机,也停机了。俺不知道他是挂上别的女人了,还是出啥事了,俺不知道他家地址,仔细想想,认识他一年多,除了知道他姓庄,鸡巴够大,俺其实连他全名都不知道。俺俩到底算个啥关系?……大概齐跟俺们村大戏里唱的词一样:你情我愿、露水姻缘。

    第二桩,是老曹说他想调回老家的车站当副站长,守着儿孙养老。俺觉着挺舍不得的,俺这一年来,虽然都是用火车托运货物了,可来回还是老曹照顾俺们坐免费车,连倩倩的车票也不要。而他要俺身子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,有时候俺陪他说说话,给他做顿饭,他就很高兴了。俺心里一直觉着占了老曹好大的便宜,可又没能给他点啥报答他。

    十二月二十五日,圣诞节,俺也不明白是个啥西洋节,反正外面挺热闹,俺就让倩倩一个人出去玩了。完了,俺也去找老曹晚饭逛街。俺问:“曹叔,定下来啥时候走了吗?”老曹说:“定下来了,今天已经交接完了,明天下午就坐车回老家。”俺一愣,舍不得的问:“曹叔,往后还回来吗?”老曹说:“房子是公产房,下个月就收回去了。……我就不回来了,在家看着小孙子过几年,这老胳膊老腿的也该报废不能动了。”俺听着老曹的话,心里发酸,眼泪差点掉出来。俺挽住老曹的胳膊,说:“曹叔,今天让俺陪你一夜吧。”老曹听了,激动的说:“别了,这两年我一个老头子一直占你便宜,我对……”俺没让老曹说完,说:“曹叔,俺年前不就说过吗?俺心甘情愿的,咱们是老交情,不说谢字,不讲客套话。……来吧,你要不想要俺,俺给你找个年轻漂亮小姐,钱俺出。”老曹没想到俺说这话,忙说:“不不不,别叫小姐。”俺玩笑的说:“那就俺这老娘们了,反正你今天得要一个,不然俺不放你走。”老曹被俺给逗笑了。

    俺拉着老曹找了家贼啦气派的大酒店,花了一千六百块开了间房,老曹要自己出钱,俺死活没答应。老曹给俺免了两年车票钱,加起来至少也有两万多,俺要是连这点钱都不出,那自己都觉着自己不是人了。

    进房间,俺陪老曹一起洗澡,给他搓背,洗鸡巴。老曹的大鸡巴在俺手里没一会就硬起来了。俺笑着说:“曹叔,今天真够硬的,还说自己老,小夥子都比不了呢。”说着,蹲到老曹身前,托住鸡巴蛋子,张口将老曹的大鸡巴含进嘴里。

    俺吞舔了几十下,老曹舒服的哼出声来,说:“今天还真感觉不一样。”俺说:“因为这是酒店吧,是不是有找小姐的感觉。”老曹忙说:“没有没有,我可没这么想。……就是觉着更想要你。”俺看得出老曹也是舍不得俺的,说:“想要俺还不容易,那你今天就多卖卖力气,座座实实的轰俺几炮。”说着,俺起来拥着老曹走出浴室。

    老曹把俺搂倒床上亲嘴,大手慢慢的抠进俺的骚屄里,俺也伸手握住老曹的大鸡巴来回撸套。老曹虽然大鸡巴已经钢钢的了,可没来硬的,温温柔柔的逗俺的火,俺也不经逗,没一会,屄里就湿了。老曹又挖了挖,把湿哒哒的手指拿到俺俩人面前瞅。俺发骚的张嘴含住老曹的手指,嗦了上面的淫水,说:“曹叔,你看俺都浪成这样了,还不快进来呀。”说着,俺握着老曹的大鸡巴,顶到了自己的屄口。老曹笑着说:“来了!”老曹一挺,大鸡巴整个肏进俺的屄里。俺嗯呀一声,说:“曹叔,你鸡巴真粗真大,快使劲肏俺,……野着点,俺受得了。”俺把俩腿盘在老曹身后,叫老曹压着俺狠肏,嘴还不停的亲俺的嘴、亲俺的脸蛋子、亲俺的脖滋,大手胡划拉俺的大屁股蛋子,俺浪叫:“啊,曹叔,你真会肏屄,肏死俺了。……来,曹叔,抽俺的浪屁股。”说着,俺抓着老曹的大手往俺自己的大屁股蛋子上打,啪!啪的,俺高兴的一哆嗦,老曹问:“疼吗?”俺说:“不疼,越抽俺越浪,你使劲抽俺,叫俺浪死吧。”老曹听完,一边肏俺,一边抽俺的大屁股蛋子,抽完左边,又换右边,两边轮着抽。俺的大白屁股蛋子都红了,浪得屄里的浪水像撒尿一样的流,大鸡巴肏起来水啦巴叽的噗啪!噗啪直响。

    老曹大概齐也觉着是最后一回和俺睡了,大鸡巴使老了劲的肏俺的骚屄,打俺的大屁股蛋子。没一刻锺的工夫,老曹一阵哆嗦,顶着俺就射精了,俺被他一射,也浪得不行了,屄里麻了,跟着也泄出好大一泡阴精。

    老曹趴在俺身上,俺俩对着喘粗气,歇了一会,老曹感激的说:“谢谢你,大妹子。”说完,就要起身。俺忙把老曹拉住,说:“还没完呢,曹叔你就想挠杠呀?”老曹一笑,说:“怎么?你还想要?”俺骚着脸说:“啊,谁叫俺浪呀,嘴浪、屄浪、屁眼子也浪,你咋也得把俺这仨浪窝窝都收拾一遍吧。”老曹嗬嗬笑着说:“这不要我老命吗?”俺也咯咯笑着说:“那也没法子,谁叫你跟俺这浪娘们打上连连了。……反正今晚上你不把俺整趴下、整散架滋,整得俺服伏在地,俺就不放你。”俺想让老曹最后玩痛快一回再走,老曹大估景也猜着俺心思了,笑里透着有点激动,说:“行!大妹子,那我就跟你拼老命了。”俺说:“好啊,这才是站着撒尿的真爷们。……来!俺这浪嘴里空得发慌,给俺先吃两口大鸡巴。”说着,俺叫老曹躺平整了,完了,伸着脸上去,一口将老曹的大鸡巴全吞嘴里。老曹的鸡巴老粗,可不长,俺含在嘴里还挺来劲,晃常都在火车上给老曹吃鸡巴,可那都是赶时间舔舔套套凑合完事,今天俺才发现,敢情老曹的这带着精液和淫水的大鸡巴搁在嘴里贼啦舒坦、贼啦来劲,塞得俺嘴里满满当当的,就像吃了一大口炖肉,满口流油,还不顶得嗓子眼难受。

    老曹也觉着痛快,直喘大气,说:“大妹子,一口吞下去了?……嚯!你还真能吃。”俺说:“俺是属虎的,见肉就想吃。”说着,俺上上下下的大口大口的嗦了大鸡巴,完了,还搓那俩大鸡巴蛋子,舔鸡巴眼子。没多大工夫,老曹的鸡巴就又硬起来了,比才刚肏俺屄时还硬,热乎乎的有点烫手。

    老曹高兴的呼呼喘大气,起身上来,往俺面前一跪,大鸡巴送进俺章开的嘴里,俺含含糊糊的说:“曹叔,使劲肏,俺的嘴浪,就欠肏。”老曹头一回这么整,没敢太用力,里外抽捅了几下。俺说:“曹叔,使劲。”老曹大概齐觉着俺没事,又挺好玩,这才开始搂着俺的脑袋瓜子使劲肏俺的嘴。

    俺叫老曹这么一肏,心里浪得直哆嗦,嘴里哈拉子不断溜的流,屄里的淫水也一个劲的冒。俺干脆伸手自己去搓屄抠屄,唉呀妈呀,没几摸俺就爽晕了,真想再有根大鸡巴把俺的骚屄也肏翻了拉倒。俺拍拍老曹,老曹以为俺受不了了,忙停下,说:“怎么,把你弄难受了?”俺一笑,说:“啥难受,曹叔你真会肏,俺都浪死了。……俺叫你这么一肏,嘴里舒坦,可屄里又痒痒了,真找个物件来,你一边肏俺的嘴,俺一边自己捅屄。”老曹一听,哈哈大笑,说:“你今天还真浪。”俺说:“可不是咋地,俺今个都浪死了。……是不是因为这是酒店啊,俺咋觉着自己都像鸡了。”说着,俺学着妓女的样子,贴上老曹,骚声浪气的说:“曹老板,俺的活咋样呀?地道吗?”说完,俺们俩都笑了。

    俺下床,在屋里踅踅摸摸,找能捅屄的东西,可趁手的一件没有,等俺开了冰箱一看,乐坏了,拿起一瓶小瓶百威啤酒,俺抓着瓶颈看了看瓶身,心说:“好家夥,这要塞进去,准比俺那根自慰棒带劲。”老曹看见了,心里会错了意,以为俺给他拿的,说:“我不喝啤酒。”俺一听,哈哈笑得差点背过气去,说:“我喝,连瓶一块喝。”老曹这才明白过来,俺要拿啤酒瓶肏屄,忍不住也笑了,说:“你这也浪得没边了吧,要用这个?”我笑着说:“咋,以为俺不行呀!”说着,俺又上床,抻了个枕头枕在脖子后面,脑袋往后仰,说:“曹叔,你压俺脸上,接着肏俺的嘴,就像肏屄那样,完了,俺自己个肏屄给你看。”老曹听我这么说,大鸡巴一个劲直抖楞,说:“没想到我今天开眼了。”说着,老曹上来,冲着俺脚的方向压下来,双手撑着上身,大鸡巴送进俺嘴里,开始使劲肏。

    俺一下子就来劲了,捏着啤酒瓶把粗头那边斜着顶到俺的屄缝里,一撬一捅一使劲,还真叫俺鼓秋进去了,不多,也就一寸来深,把俺的屄口涨得紧绷绷的贼溜溜圆。俺屄里有老曹的精液,还有俺的阴精和淫水,湿了巴叽的像口油井,所以酒瓶子进去俺都没觉着疼,里面空空的地方还泛痒痒,跟俺提意见。俺一看,干脆来个狠的,双手攥着瓶颈,使劲往屄里一捣,唉呀老天爷呀!俺屄里一阵满腾,哆嗦着阴精又出来了。

    老曹吃惊的说:“嚯!真进去了?”俺嘴里塞着大鸡巴,哪说的出话来,只好跟俺在家捣蒜泥一样,啥也不顾的乱捣啤酒瓶子,捣得俺浪上加浪,浪老鼻子了。老曹不错眼珠的盯着俺的屄看,激动的不得了,那大鸡巴在俺嘴里肏得都邪乎了,真拼上老命了。

    俺给自己捣来捣去,不知咋地,把屁眼也扯得痒痒起来,俺拦住叫老曹停下,说:“曹叔,再把俺屁眼子收拾收拾吧,俺的屁眼子痒痒的不行了。”说着,俺翻身脑袋贴在床上,又跪着撅了起来,自己扒开屁眼给老曹看。老曹正在兴头上,二话不说,大鸡巴顶住俺的屁眼,一使劲整根肏了进去。

    俺张嘴大叫了一声,说:“好,曹叔,真带劲!再来!”老曹嘘了口大气,马上开始肏起来,大鸡巴噗噗噗的肏得俺屁眼乱响,那声音俺听着贼爽,要多来劲有多来劲。俺忍不住把两根手指像鸡巴一样的放在嘴里嗦了,另一只手从下面伸过去,使劲拍俺屄上的珍珠肉,俺浪得都浑身哆嗦了。

    老曹这回坚持了十来分锺,才顶着俺的屁股狠狠射精了。俺被热乎乎的精液一烫,屄里也打颤了,俺大叫:快拔瓶子。老曹听见,以为俺咋地啦,忙抓住瓶颈用力一拔,俺啊的一声大叫,骚屄里一大泡阴精跟在酒瓶子后面喷了出来,俺一阵哆嗦,像死狗一样瘫在床上动弹不了了。

    完事,老曹一看俺张着还没闭上的屄和屁眼,哈哈笑了,俺也笑了。

   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

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